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是这样面试成功的
我是这样面试成功的

我是这样面试成功的

在我大学毕业以后,我得到了一个面试的机会,这是一个大公司的商业秘书的工作。为了得到这个工作,我想利用我的身材优势,得到这个工作。所以,我还得穿上那些令我讨厌的衣服去应付其他人。我只有穿正式一些才行。我套上了一条白色的丝质吊带到膝盖的裙子,不穿袜子,露出两条雪白修长的小腿,再蹬上白色的细跟高跟鞋。这是我唯一的三件不透明的衣服中最正式的。在镜子前,我看见一个多标准的职业女性,跟平常的那个裸体上街的我比真是差距太大了。


  由于,衣服还足够厚,还从衣服上看不到我的乳头。当然,内衣和内裤也就省了。


  由于,这家公司离我家很近。我只要走十分钟就可以到达那里。我真想把衣服脱了,到了公司的卫生间里,再换上。但是,我还是坚持一会吧,过一会又要脱了。虽然,没有像平常一样引起很高的回头率。但是,想到要裸体面试时,我又有些湿了。


  当我通知准备面试的时候,我想我终于骗过了除面试官的其他人,而且,我终于可以摆脱衣服的约束了。很不幸,我是今天的最后一个。在我前面已经有二个比我长得漂亮,身材比差不多的面试者进去了。我从前二个面试者出来的表情中,已经感觉到那个在招聘广告上所说的一个职位已经定了。我可能是那个象征性见见面的人了。我不来些特殊的,恐怕就要当分母了。


  在敲了三声门后,我被允许进入了面试室。在面试室里,面试室实际是个办公室。在正对门的大办公桌后坐着一个身高1 米80的英俊的三十二岁男人。他请我坐到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就介绍他自已叫王经理,然后他看了我几眼,似乎没有怎么重视我。从长相,身材和穿着上,我和前两个面试者没多大区别。而且,似乎他已经有人选了,所以,很有可能,我是那个分母。但是,他没显露出来。


  接着,他就开始介绍秘书的性质,不过他规定秘书都要穿他们公司的制服才行,于是他拿出一件白色的连身短窄裙说,这是制服,要我试穿看看,叫我当场换,他会转过去的。我心想有门。我反正是要脱光的,正好合我意了。


  于是我就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然后穿那件“制服”上去,不晓得是不是我比较高(我168cm),还是我腿长的关系,这件连身短窄裙简直是就是一件露脐装。还没盖住我的肚脐哪,它使我昨天晚上刚剃光的阴部全部暴露出来了,我的二个下垂的大木瓜在紧身衣的作用下,全部显现了形状。它使我乳房的形状和没穿内裤的事实完全凸在了那件“制服”上。我想还得也要让他看看多短,然后,再脱掉吧。正想着他赶快转过来,我好有机会脱到这件制约我二个大木瓜的短上衣,而且,此时,情不自禁地隔着那件露脐装摸起了我的大木瓜,下面开始有些湿了,接着,下面开始流水了。想尿了一样。正在这时,王经理转过来了,在他的背后,才看到一面墨色的窗户,那正巧可以当作镜子,我刚才的一举一动都叫他看见了。而且,他也肯定发现了我没穿内衣裤的事实及我的两个大木瓜及正在流水的无毛阴部,我心里在想,我要让他上钩。


  当他转过身,看到我的紧身衣和正在流水的无毛阴部时,他吃惊了。他现在开始盯着我的流水的阴部和从衣服上显现我的乳房形状看。似乎,发现了我与前两个面试者的不同。不过,他还是故意较正经地说:「衣服太短了,而且,你还没穿内衣裤,刚进门的时候真看不出你的身材那么好,尤其,是你的二个巨乳。


  而且,你还…」故意把“很淫荡”,不说出来。


  我忍不住了,一边继续隔着衣服揉按着我的左乳头,一边媚眼迷离,声音勾人心魄地说:「我的二个大木瓜已经被衣服整得差不多了。我该脱掉了。我裸体跟你谈吧。我的二个大木瓜快受不了了。」说着,不等他反应,我迫不急待地脱掉了那件上衣。此时,我已经全身一丝不挂了。下一步,我要勾引他了。


  我把高跟鞋留在了我应该坐的地方,赤脚走到他的身边,用一只手拖起我的二个大木瓜,让我的乳头朝向他的脸,而且,从我走过的路上也留下了一条很浅的水痕。我说:「你不是说我的身材好吗?让你近距离看看。如果,想摸,想添,想插,都可以。我快受不了。我需要你用你的“小弟弟”插死我。快,啊…啊… 啊…」说完,用我的嘴去添我刚被抬起的左乳头,此时,我几乎不能控制自己,发出了「呜,呜,」的呻吟声。同时,我已经没有站住的力量了,我要躺在地上了。


  王经理被我的举动惊呆了,不过,我相信,我会勾住他的。当看到我流水的阴部和我用嘴挑逗我的乳头及听到我的呻吟声时,他终于忍不住了。他马上站了起来,拉住了即将躺在地上的我,并把我抱起来,把我仰面放到他办公椅后的那面墨色窗户前。接着,脱掉了他的裤子,直接露出他的那个大约有二十二寸的特号秃枪。他把我的双腿架在他的肩膀上,用手把他那特号秃枪顶到了我柔软的阴唇上。


  「你不是让我插死你吗?现在,我就插死你这个爱暴露的小淫娃。」说着,他用力一挺。“吱……”一声,插进去大半截。


  我此时有气无力地叫道:「哎呀!涨死我了!」他又用力一顶,大鸡巴又进去了一些。


  我不禁叫道:「哎呀!顶到穴心了,美死了!


  他猛一用力,大鸡巴齐根而入。


  我只觉一阵酸麻,叫道:「哎呀……哎呀……插穿肚子了……哎……哎呀……哥……你那大鸡巴太……太大了……哎……哎呀……真的太大了……哎……哎呀……


  接着,他的每一次都插到了底。每狠狠的插一下,我都禁不住浑身一颤,红唇微启,娇呼一声。搞得我舒爽地叫道:「啊!┅┅哦┅┅哥┅┅好美┅┅舒┅┅舒服┅┅啊┅┅你真是个┅┅会插穴┅┅的哥哥┅┅妹妹的浪┅浪穴被┅┅你干得┅┅好舒服啊┅┅好哥哥┅┅大鸡巴哥哥┅┅哼┅┅哼┅┅小穴好爽┅┅啊┅┅快用力┅┅干┅┅干小穴┅┅啊┅┅啊┅┅我的浪叫声越来越大,也不知道这间办公室是否隔音的,反正是职员们未经吩咐也不敢闯进来,管他哪。我的屁股越摇越快,连连顶挺的幅度也越来越大,他又一次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阴茎拔出到阴道口,然后再使劲猛地一下插进去,直插得我阴精四溅,四肢乱颤。他的阴囊啪打在我的屁股上,噼啪、噼啪直响。


  我也爽得叫道:「啊┅┅好硬的┅┅大鸡巴呀┅┅哦┅┅好爽┅┅哼┅┅哼┅┅用力顶┅┅快┅┅插死妹妹┅┅小穴美死了┅┅啊┅┅快插┅┅求求你┅┅用力干┅┅哥┅┅插翻我的┅┅小浪穴┅┅啊┅┅对┅┅那里痒┅┅啊┅┅小穴泄┅┅死了┅┅亲丈夫┅┅你真┅┅能干┅┅快┅┅用力插┅┅小穴要┅┅要泄┅┅泄了┅┅啊┅┅啊┅┅」终于王经理在我又一次到达高潮时,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入我的子宫。


  可是,我必须起来,独自离开这里。他光着下半身去接电话,原来是前台提醒已是上午下班时间了。原来,我们已经快性交一个小时了。他说了一声知道了,过十五分钟就结束面试。当他刚挂上电话,我才有气无力地说:「王哥!扶我坐在椅子上吧。我没力量自己站起来了。


  他一边把我从地上抱到了我应该坐的椅子上,一边告诉我:「你这个小淫娃,我现在都该吃饭去了。我跟前台说,十五分钟后结束面试。原本,真想再干一场,但见到你都没力量站起来了,所以,先不插你了。你被录用了。虽然,你的前两个面试者也和你一样没穿内衣裤者,同时,也和你一样淫荡,而且,跟你一样脱了那件那件露阴部的紧身衣,裸体跟我谈的。不过,她们没你流这么多水和会这样主动让我插死你。」他说了实话。原来,我前面的二个面试者和我是一个货色呀,还和我一样装得那么好。我算是遇见对手了。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我心想我还让他射在我的子宫中。这也算我付出的代价了。


  接着,他提起了裤子,让我一边穿上我刚进办公室的裙子,一边问了我一些问题。 我那有力气穿衣服呀,我还是要他帮我套上那件我刚进办公室的裙子。在他穿好自己的衣服后,他只好又扶我站起来帮我套上裙子。于是,他一边帮我套上裙子,一边问我一些问题。其实,这只是走个过场而已。其实,我还是躺在他的怀里。当套上后,王经理在我耳边说:「你让我在你的子宫内射精,我也原则上录取你这个小淫娃了,先起薪六千,以后再涨。」我想,我刚出社会第一份工作就这么高,再加上他射到我的子宫里,让我力量都没有了,应该是这个价。于是,回答说:「好吧,不过,过一年之后,再给我涨些吧,我都让你射到我的子宫里了,万一有个三长二短,我可怎么见人呀。」我好像有了一些力量地说。


  他又说:「你别骗我了,你肯定在安全期。否则,你不会为了这个工作,而愿意承担那种风险。至于加薪,那要看你今后的表现了。不过,我可不想和你搞出个什么三长二短。以后,上班时给我穿得正式一些,内衣裤不穿可以,但是,别在别人面前脱衣服,勾引他们。你的性欲要来了,找我来,我给你解火。而且,我的火,你也要解。走进了公司,装着点。我会给你换一件适合你的制服,如果,在下周一上班时,还不合适,你可以穿你的衣服,我会让人去改。注意,别穿透明的衣服,你可以穿件宽大的衣服,先掩盖一下。好了,说不定在这周末,我会按你简历的联系方式,叫你感谢我一下。」他一边用他的二根手指狠狠地插进我刚刚停止流水的微微红肿的阴部,一边用另外一只手隔着衣服揪了一下我正在发软的乳头说。


  他刚才的举动是想刺激我一下,好让没有力气的我有力气站起来,好自己走出这个办公室。我也知道我必须这样做。不过,我还是下意识地「哎呀」一声。


  我还想说:「我还要感谢你?我都让你射到我的子宫里了,还不够?」此时,门被敲了三下,很明显,十五分钟到了,前台要给经理送盒饭了。我一想我的目的达到了,以后,还要他的照顾,多插几次,又有什么。于是,我试着自己走几步,但是,还是有些站不住,最后,还是王哥扶了我一段,我才能勉强自己走出这个屋子。


  刚出办公室,走到公司前台的时候,前台的小姐一边吃饭,一边看着我奇怪的走路样子,惊奇地问我说:「你怎么了,跟经理谈得那么久,累得连路都不会走了。」我笑笑没说话。接着,走出了这家公司。


  我很艰难地走回了家。在路上,还不时找有坐的地方休息一下。要不是在办公时间,王哥应该亲自送我到我家的。我实在是力量不足呀。


  终于,回到家了。我一头倒在了沙发上。我太累了。没力气脱衣服,先躺会儿再说吧。在不知不觉中,我睡着了。


  【完】